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车型 >
江歌血案留给人们的思考 仗义守约与人道脆弱 江歌案 思考-要闻_
* 来源 :http://www.paziqu.com * 发表时间 : 2017-12-13 19:27 * 浏览 :

12月11日,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中国男留学生陈世峰伤害致死一案在东京地方式院进入一审阶段。这对于一年前痛失独生女儿的江歌妈妈来讲,也许是一种抚慰,由于此案终于进入法庭审理时段,或者也是一种刺激,因为这象征着漫长法庭驳辨纷争的刚开端。江歌妈妈,挺住!与此同时,这对于热闹报道此案的中国媒体来说,既是再一次收割流量的重要时刻,也应该是从新梳理此案和劝导舆情的要害时候。后者应该重于前者。这对于热切关注此案的国人来讲,是一种注视再晋升的契机,更应该是沉着思考“江歌案告知了咱们什么”的机会。

第一,关于生命的持有与共享。在媒体的海量报道下,中国女留学生江歌的个人家庭史跟成长史已经人皆能述。每谈及此,包含笔者在内的人们都会掬泪懂得并且深切同情痛失爱女的江歌妈妈至悲至绝的心境。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女儿,还有本人的寻求与盼望。这对一个家庭来讲,对一位母亲来讲,用“天塌下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现在,人们只能切盼并且尽其所能地辅助江歌妈妈“闯”过性命中这一最大的难关。

与此同时,此案对于让独生子女到海外留学的中国父母来说,也存在警世作用。只有一个独生子,输不起,赌不起,拼不起,只有有可能,不妨把他(她)留在身边。条条大路通罗马,出国留学并不是成才的独一途径。对于到海外留学的独生子女来说,也应该更加爱护的自己的生命,时刻确保自身的保险,意识到自己的生命相对不仅仅是自身的,它是把你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家人生命的连续,是家人生命的组成局部。当你不惜所有要做一件事件的时候,请先想想你的妈妈!

第二,关于道德批评与道德救命。陈世峰女友、中国女留学生刘鑫在这起案件前后的表现不尽人意,已经深陷道德责备的汪洋大海之中。但是,有必要指出,刘鑫的表现恰好是人类所有弱者中最为脆弱、也是永远无奈改变的地方。进一步地说,即使是今天看起来高调指责的“强势”道德家们,也不能保障自己在他人生命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人们在为江歌失去而扼腕痛惜的时刻,不应该用“道德”把刘鑫逼向绝路。

笔者信任,刘鑫心坎中的重负不会亚于他人,如何让她把前后事实的经由、细节叙述出来,有利于全部案件的审理,是十分重要的。这种道德的封杀可能令其更加恐惧、缄口,而“江歌被杀是否与你有关”的追问,也是没有意思的。因为不论她是否否认,江歌被杀都是与她有关的。现在应该思考的是“刘鑫们”的问题。

第三,对于仗义与守约。在这起案件中,中国女留学生江歌为友人打抱不平、两肋插刀的表示受到广为赞成。然而,偏偏是此时中国一些传统道德为人们略而不计。俗话说,“宁修一条路,不砌一堵墙”,“清官难断家务事”,指的就是不要容易介入男女两性的抵触之争,即便参与的话,更多的是应当借助公共集团机构,而不是把本身置于其中。

还有一点不得不谈及的是,按照日本有关房屋租赁法律,房客与房主签署租赁契约,须要明白写明所寓居人,在此之外让别人栖身进来,是违背契约的行动,房东能够因此将房客逐出所居房屋。因此,不得不遗憾地指出,人们在感服江歌“仗义”同时,也应该看到她有违反屋宇租赁契约的处所。而这种“违约”的行为形成了这起损害致死的重要伏笔。

第四,关于法律的尊敬与遵照。江歌妈妈在有关人士的倡议下发动了一场声势浩瀚的签名活动,并且取得了数百万人的签名支撑。这其中有很多对一个母亲同情的因素,也还有一个不可疏忽的因素,那就是“这样的杀人案,依照中国的法律凶手是会被判处逝世刑的,为什么日本法律不判正法刑?”这种主意,自身就是将个人感情和诉求至于法律之上的一种表现。

我们晓得,每一个国家都有每一个国度的法律。尊重和遵守所在国的法律,应该是走到海外每一个中国人的基础素养。在一审没有开庭之前,请求所在国的法庭和法官按照母国的法律进行判决,是不妥善的。我们不妨做一个换位思考。假设有两个日自己在中国发生了伤害致死案件,其中一人要求中国法院用日本的法律进行判决并且为此在街头发起签名运动,中国人会作何感触、采用何种举动?我们也知道,日本人在华走私毒品案犯曾有被判处死刑的。按照日本的法律,这种罪恶是不至于死的。但是,他是在中国的土地上犯下罪行,天然要按照中国的法律进行判决。不日本人敢于在中国的土地上搞签名运动的。

还有人说,日本曾有过先例,在一审之前发前签名运动。我们权且不去评估其签名运动成果如何,应该看到那是日本公民在应用日本的法律与权利。而笔者得到的讯息是,一些日本人当初讯问:为什么中国人在日本土地发生了伤害案,会要求我们按照中国的法律进行判决?今后,中国会要求日本转变社会轨制吗?因此而发生的潜在社会族群对峙不得不给予警戒。

当江歌案在日本休庭的时候,当人们猜忌这起案件的判决是否公平的时候,大洋此岸的美国传来这样的讯息??11月15日,将中国女留学生陈轶婧母亲碾压而死的美国闹事女司机仅仅被判有期徒刑一年。无疑,这是中国人难以接收的。而陈轶婧在一审之后发起了签名请愿运动。

江歌已逝。凶手陈世峰会遭什么样裁决,终极要有法院决议。此刻,笔者想到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主要的是,江歌的青春之血不应白流,江歌血案不应再次产生。因而,从中吸取沉痛的教训也就极为重要。

相关的主题文章: